夜间读物:第十一章 老宅子的局

本文由 开心购物 于 2015-1-23 10:15 发布在  生活杂谈        

老宅子的局

(图文无关)

第十一章 老宅子的局

”这么说...你们还是托了那个死婴的福了!“老瘸子插了一句嘴,愣了一下,嘴角忽然抽搐了一下,“好家伙,这老先生...可是不简单啊!”

“是啊....当天晚上,老先生就让弄了两大一小三口棺材,一大盆的朱砂漆,把那三口棺材给刷了个遍儿,小花旦儿和那个死婴分别给葬进了红棺材里。剩下一个,就给放在了正厅里。“说到这,程老爷子语气顿了一下,我感觉他还会接着说下去呢,但这时候他忽然来了一声咳嗽,一张嘴就吐出来一大滩血。

程老板一见就急了,赶紧着要端水拿药,程老爷子摆了摆手,一口气像是憋在了嗓子里,“老兄弟....有些事就不多说了,时候到了....你们也回吧!”

我没想到,说到了这,这程老爷子居然下了逐客令,老瘸子点头应了一声,脸色带着几分怅然,看他俩的脸色,我总觉得他们有些话摆在了脸上,这话不用说....这一个脸色已经都明白了。

老瘸子出了门,我紧随其后,刚走到了棺材铺子的后门,里屋里忽然一声悲怆的哭喊声,“爹啊..你醒醒...爹...爹,你醒醒啊!”

“程老爷子...程老爷子走了...”我回过头去望着里屋,老远望见程老爷子坐在太师椅上,凹陷的双眼瞪得圆圆的,心里咯噔一下,我一愣神儿的工夫,那双眼竟然给闭上了,嘴边上带着一丝笑,笑的让人看不透。

程老板嗷嗷的哭嚎着,老瘸子回头望了一眼,没说什么,拍了我一下肩头,“娃子,咱们走!”

老瘸子一瘸一拐的在前面走着,这一路上一句话都没有说,我紧跟在后面,看不清老瘸子的脸,但我感觉得到那种气氛,说不出的压抑,老瘸子会哭吗,我心里有这个疑问。

一路走到了老宅子的门口,老瘸子停在了门口,抬头望着老宅子,“哎....走吧,走了好啊,你个老东西这算是解脱了,老混蛋,把这烂摊子都扔给了谁?”

“一家子的混账玩意儿,不是个东西!”

老瘸子莫名其妙的骂了几句,扭头望着我,黑皱皱的老脸甚是平静,不过眼角上的一丝湿润还是看在我眼里,老瘸子叹了口气,“娃子....咱们进去吧,那老东西接下来的事儿,让我这个老头子跟你说!”

跟着老瘸子到了后院,老瘸子开了门,“娃子,进去吧,在里屋里等着我,我去拿点儿东西!”

说实在的,来这老宅子三两天,我还没进过老瘸子的里屋,即便是那天晚上我们聊到大半夜,我也只是坐在外屋的板凳上。

我迈进里屋,一眼望过去让我惊了一下,好家伙...这老瘸子可是好手艺啊!

屋子里很简陋,一张破床,一张小桌子,除此之外,就剩下房梁上一条绳子吊着个大红公鸡,这乍一看去,我还真以为那是个真的呢。

五彩的花翎,鸡冠子雕的老大个,一米来长的大公鸡,雕的是惟妙惟肖,尤其是那一双眼,瞅着我就跟个真的一样。

老瘸子进了里屋,见我瞅着房梁上的大红公鸡,咧嘴笑了笑,”怎么,看着喜欢不!“

”喜欢....哎,就怕我没这个命拿走喽!“我哭笑了笑。

“别瞎说...这才到哪了,当年我刀片子到了脖梗儿上都能扛过去,你这就熊了!”老瘸子笑了笑,望着房梁“就一个公鸡,早上放着打鸣呢,上不得台面,你要是喜欢,等会送你一个带回去!”

我点了点头,寻思着这老瘸子这么高的手艺,这要是放在雕刻行业,那可就是个大师级别的人物,可这....忽然我感觉有点儿不对,“大爷..你说啥...你说这是留着打鸣儿的!”

老瘸子老狐狸似的笑了笑,“咋了,不信啊!你晚上被鬼压了身,记不记得听见了两声公鸡打鸣,还有敲梆子声儿!”

我恍然醒悟,当初梦见祭奠死人的仪式,要不是那两声鸡鸣我怕就醒不过来了,原来....这老瘸子一直在暗地里帮着我,想到这我感觉脸上火辣辣的,当初,还真是我误会了老瘸子。

老瘸子看我的脸色不对,笑着道,“别瞎想了,咱们还是先说说你的事儿吧,娃子...我问你一句,你可得老实回答我!”

“您说!”我应了句

“老瘸子望着我,脸上忽然多了几分少有的严肃,”娃子,说实话,你知不知道一个叫陈元礼的人!“

”陈元礼....“我念了一句,这也是我老陈家的人,可是这个名我还真不知道。

“没听过!”

“真没听过?”老瘸子又问了句。

”说真的,大爷,我是真没听说过!“我摇头否认了。

老瘸子脸色变了几分,好像是有点儿失望,不过转眼而逝,依旧是带着几分笑,”好了,不认识就算了,我把那老东西没讲完的故事,给你说说吧!“

老瘸子点了烟锅,咂了一口烟,说道,”老东西说的那个老先生,可确实是个高人啊,这大红棺材封尸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了,朱砂漆封煞,棺材钉封穴,说起来,那位老先生懂得东西可是真不少!“

”哎,不过那小花旦儿可不是一个红棺材就能封的住的,别忘了不单单有那么个死婴,还有烧死的那二十七条人命,这老程家办的事儿,可是缺德缺大了!“

“程家宅子里倒是消停了几天,不过没几天就又闹起来了,而且越来越厉害,过了小花旦儿的七天,那老宅里大半天的都能见到个鬼影子,这宅子,已经是没法儿呆了!”

老瘸子叹了口气,“其实啊,自打开始闹事儿了,这宅子里的人就往外跑了,剩下的也没几个人,都是老程家的人,不是他们不跑,而是啊....即便是出了这宅子,那冤有头债有主的事儿也会跟着他们,说起来,这比死可怕的事儿多了,程家老太爷当时都被折腾的皮包骨了,疯疯癫癫的,可就是想死都死不了。”

“后来实在是没了办法,程家的人打听那个老先生,派了人跑了大半个中国,最后就是在你们河北找到了那个先生。”

我心里恍然明悟,怪不得这老瘸子要问我那个陈元礼,原来是我们河北人,正好又姓陈,还以为是我本家亲戚呢。

老瘸子指了指前院的正厅,”娃子,你知道那正厅的格局像个什么吗?”

我思前想后想了半天,摇了摇脑袋,“看着有点儿怪异,但说不出哪里来!”

“老瘸子点了点头,”正面是看不出来了,这正厅的宅子里应该从背面望,这看上去....其实就是个坟!“

”坟...“我惊了一下,回想起那老宅子的格局,从背面望过去,还真有点儿像个坟。

“这正厅屋子是被改了局的,能有这手段的....我敢说,咱们全中国恐怕也超不出这个数儿!”老瘸子伸出了一只手,露出了五个手指头。

”老瘸子眉头皱着,“这人啊,能改运,但却是变不了命,这宅子也是一样,能变它的风水局,但要想变了这阴阳局,那手段可是了不得了!”

“娃子,当初你来的时候我就轰你走,不是因为别的,是因为这宅子本来就不是人呆的地方,那正厅的宅子,其实就是一座阴宅,那是专门给死人的地方!”老瘸子舒了口气,“那老先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,把一座阳宅子硬生生的变了阴阳局,红棺材封尸,把那小花旦儿、死婴和那二十七条孤魂野鬼封在了这座阴宅里。“

淘宝天猫商品推荐

标签:


发表评论:




网站首页手机访问RSS留言建议关于本站联系方式

免责声明:本站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与热心网友分享,如有侵犯请留言!

All Rights Reserved. Powered by emlog & Themes by 易玩稀有
浙ICP备14025576号-2
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649号

sitemap